2022年1月

能够勾得起你各种回忆的有趣动画!

《中二病也要谈恋爱》“严选”了两位前中二病患者当陪衬,两位现中二病患者为舞台,依循“没有人比中二病患者更了解中二病的”理论,展现了中二病患者神奇的想象力、无限的创造力、舍我其谁的大无畏精神和为了改造现实呕心沥血、甘为人先的不懈进取心,其侠义心、奉献心、爱心俱为人生之最,虽为世人侧目却活得真我,虽为世俗所弃却甘之如饴,早在五百年前,我国著名才子唐伯虎就有诗赞曰:“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

好吧,京都动画出品的《中二病也要谈恋爱》便是去年的一部热门话题动画了。本来“中二病”这个名词的涵义想来大多数动漫迷都十分了解,相当一部分观众一定也曾“身有体会”,关于某某角色“中二了”的讨论也屡见不鲜。不过动画作品就以此为名、以此展开还是头回遇到:少年,回顾你中二黑历史的时候到了!

起初我以为这部作品是专为宅男策划的服务向,不过全片看下来感觉良好。各种流行元素都有,但对“中二病”的主线表达清晰明了,生动活泼。故事的切入角度和结尾收束别具匠心,画面和音乐也精良出彩,整体感觉是让人欢乐且颇有回味的作品。与我想象的不同,《中二病也要谈恋爱》上来是以一个自以为脱离中二病的男主角为视点展开,看他回顾自己中二病的窘态就让人发笑,当他遇到一个中二病少女时那份既了然于心又无计可施的神情更让人乐不可支。虽然作品中许多桥段的描述过于夸张,但换做自己,若是听到有人大声朗读自己年少时那些“情”呀“爱”呀的文章,估计也会捂着耳朵满地打滚吧。

其实对于“中二病”这个名词,个人觉得也不是什么幼稚病或者心理问题了。就像幼年的小朋友都喜欢模仿大人一样,中二期的少年少女喜欢幻想也是一种正常的成长历程啊。那种轻易就飞上蓝天,渴望去化身正义,用满身心的喜悦去感受爱与美好,即便长大成人,也是值得我们珍视和正视的美丽。但无奈的是,现在时代的诱惑太多,中二期的幻想已难说那么透明和单纯,往往成了一种“公主病”、“王子病”、“花痴病”:权利、荣耀和美色,那才是真正意义上的“中二病”。不过归结到动漫范畴,“中二病”又自有一套定义系统(你懂得~^_^)。个人的感觉,如果是自己去构想一个世界,不管是“邪王真眼”、“漆黑烈火使”还是“不可视境界线”什么的都没关系,但如果是把世界都归结于“我”,以为个人就是世界,看不到世界的广阔与联系,那么就需要医治和拯救了,嗯,谈恋爱便是很好的处方哊。

回到作品本身。一般感觉,《中二病也要谈恋爱》的前几集生动有趣,流行元素的堆砌中牵引着我们怀念和怀旧之情。到了要面对“中二病”时,大致有两条路,一是向前走,用成长的历程超越中二病;二是回头找,用克服心理阴影的故事走出中二病。而后者无疑是比较易于操作和讨人感动的。《中二病也要谈恋爱》便是延续后者的路线,把中二病和悲伤的身世联系起来,然后用“谈恋爱”去战胜自我。不过风格所限,后面这段认真谈恋爱的桥段显得比较刻意深沉,效果差强人意。还好最后埋有妙招,以男主角收到两年前的自己寄给现在的自己一封信为契机,联系起虚幻与现实,过去与未来,“不要被欺骗了,你拥有力量”,摆脱内心的束缚,勇气和责任便是带领我们不断前行的动力。最后,看到两位主角终于到达了“不可视境界线”,内心还真有些感动与祝福呢。

“你变成你曾经讨厌的大人了吗?”

永远的难题,永远的探索!(咦,好像中二了O(∩_∩)O)

在《太阳照常升起》之后,我就不停地在期待姜爷的新片。很多人在当年看《太阳照常升起》的时候,评价说看不懂。而我在被音乐感动之馀,却在享受著心灵的共鸣。那种共鸣是不能用言语来描绘的,而是需要用心去体会。而这次的《让子弹飞》同样让我期待了很久,一直到了后耶诞节的时候,才有机会到影院观影。

影片开始的《送别》背景音乐,顿时把人拉到了民国时代,而白马拉著蒸汽火车的镜头更是让复古风席捲而来。

姜文的故事往往不落俗套,这就像是在唱合唱一样,各种大牌就像是各个声部的声源,而姜文这位指挥却能够自如地让各个声部配合得错落有致,高潮迭起。快节奏的电影语言相对于其他的电影,可能会让观众有压迫感,而这正是电影的魅力所在,当送别的歌声响起,当进行曲式的配乐响起,当各种插科打诨或者骂人的桥段在衔接各个剧情的过程中放慢节奏,当电影情节之间的逻辑性在不经意间闪现跳跃,那种感觉仿佛是在音乐厅中享受一场音乐会。

非要给故事赋予一个内涵的话,每个故事都有存在的背景,也都有现实的影射。姜文的故事告诉我们,老百姓都渴望英雄的出现,在英雄都是狗熊的年代,没有老百姓会相信有救世主,更没有老百姓跟著自称英雄的狗熊拼命。这是英雄的悲哀,也是英雄的宿命。当英雄的年代伴随著百姓的噤声大幕落下。这是一出闹剧,上场的各种角色都是小丑,而真正的主角却在调足了人们的胃口之后,迟迟不肯现身。而张牧之是一位理想主义的英雄,他曾经追随英雄并最终沦为狗熊。但他不甘落草为寇的生活,当操蛋的时代逼他走上了一条正人君子的路,他却不愿意就此收手,决定将错就错。这样的英雄多了一些歹气和痞气,但终究却生生多出了些侠胆气概和慷慨豪情。汤师爷是个骗子,却骗得有利有节,这样在夹缝中生存的人物并不急于求得利益的最大化,而是求得成功的最优化。这样的师爷是个好管家,是个好的管理者亦或是经济师,如果在现代有可能会成为金融街混得很开的一个私募基金头目。汤师爷还有一个优点,就是重情义,无论是真是假,那样的情义也总会让人感动。如果说黄四郎是传说中的幕后大佬,这位大佬是距离现实最近的一个角色。他可以不现身,但却能够实现比现身更为震撼的效果;他可能够幸运,哪怕在替身被杀的前提下也能够谈笑自若获得苟延残喘的一线生机;他可以让几匹马拉著几辆车出现,大把的黄金白银就可以带回个钵满盆满。人们常常笑谈“哥是个传说”,而黄四郎这样的人物才是传说中真正的传说。这样的人物给GDP的贡献一定不在少数,而这样的人物就如同时代的脊樑一样,贯串于各个时代的始终,无论是民国亦或是民国之后的年代。

有些社会知名人士抨击影片的色情和粗口,但是正是抱著这样的看点去看的观众恐怕要失望了,我甚至在怀疑是不是他们串通好了要给影片做这样的变相宣传。这是这样的纯爷们儿作风,配上了细腻的叙事风格和严密的逻辑思路才成就了让子弹飞的好电影。当让子弹飞一会儿的一会儿被咔咔地del掉的时候,影片一开始的震撼,就足够开门见山地带入情节当中了。

演员的演技是另外一个话题了,我想在嘉玲姐姐被姜叔叔摸了半天胸的场景被朝伟兄看到了会是怎样的一番感想,而周韵同学跟著老三走掉的那一幕幕,在姜叔叔眼裡又是一种怎样的不忿呢?让子弹飞一会儿,当未来的某个时候回忆起这样的场景,也许给我印象最为深刻的还是影片的配乐。

不会讲故事的导演不是好演员,这个看似常识性的道理,却成为了现在国产电影的瓶颈,著实让人困惑。

文字往往被看做是一个民族一个国家甚至一个文明的象征,对于我们这样有着“文明古国”美称的国家来说,更是有着一份不容分说的尊严。但即便如此,提笔忘字的现象却依旧蘖生,踌躇良久也不一定写得出来,即便写出,却也未必写对。

在从前的千百年历史中,掌握文字的辨识与书写能力的只是极少数人,而这批人中的佼佼者往往加官晋爵,成为当年社会的一种骨架式的群体,俨然被当成了民众代表一般。这样的说法自然欠妥,就好像鲁迅说的不能拿那群有着好几房姨太太,成天吸着鸦片,过着逍遥日子的人当做是中国人的代表一样,但无论如何,这也是确然存在的一个事实、一个现象。

这事实、这现象到现在也还适用,教育程度高的人,也就相应地多一分所谓的飞黄腾达的机会。然后,就是已然接受过或者是正在接受高等教育的这么一群人,提笔忘字的能耐最厉害。

被赋予了相近意义的两个时代的两批人进行比较,所突出的问题就更加尖锐了。从古人留下的手稿来看,他们写的是更复杂的繁体字不说,错别字出现的频率和字体的美观程度都是要让我们这些人汗颜的。从书法角度上来说,古代的落魄书生总有着一些卖字卖画的营生手段,而反观现在大学生的情况,书写软笔字的能力自是不要再提了,就一杆硬笔写出的字,勿说是拿去卖,就是自己看看,也大都难免内心捉急一番。即便往近了讲,我们的父辈、祖父辈,只要是受过一番教育的,写出的字恐怕也能让我们大呼惭愧。高下立现,确乎一目了然。

最普遍的归责方式是将之归咎于现代计算机技术的发展,敲打键盘的便利为我们省却了很多拿笔书写的时间,写字的机会少了,写字的能力也就日益生疏,久而久之,终于出现了提笔忘字的现象。

无法说它不对,这的确是原因。但我无论如何无法将最大的罪过砸压在科技的进步上,毕竟拿笔的是人,摇动笔杆写出字来的,也是人。键盘只是一个外因,最直接、最根本的内部原因是我们许久不曾拿起那杆笔。

也许随着时代的更替,写字的能力所具有的意义已经淡化了。曾经,能够提起笔写几个是一种莫大的荣耀,是会受到无数的人的敬佩与惊叹的。但是,现在谁还不会写几个字呢?能写字毫不稀奇,遑论你所涂抹的那几个不伦不类的方块了。

写字变成一种很普通的技能,甚至被有些人认为是无关紧要的技能,历史加诸于其上的特殊符号一一磨灭,在一番热议之后,也就慢慢地成了一件并不稀奇的事了。

我无意于做一个振臂直呼的道学家,也没有那么深的文化忧患,但是,我总是知道,当你失去了正确书写这种文字的能力时,似乎也就相应了地失去了跟文字的关系。夸张些、悲观些来说,倘若提笔忘字的规模愈发大下去,人人都与文字脱离了关系的话,我们岂非等于是失却了文字。而一个没有文字的国度,简直没法想象。

想起一个故事,在本国大力发展教育的拿破仑,远征埃及期间,在狮身人面像前对他的军队说:士兵们!4000年的历史在蔑视你们!而今,法国是世界上教育最发达的国家之一,也是也是艺术文化最繁荣的国家之一。

对文化的尊重使得文化赖以传承,作为我们文化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的汉字,也唯有我们的尊重方能继续传承。破除窘境的方式不是再来一轮汉字简化运动甚至是将文字全盘拉丁化,而只是很简单的,你我认认真真地提笔去写几个字,写在纸上,镂在心里。

高中的时候,很幸运的遇到了一位姓魏的老师,从高一到高三教了我三年中文。魏老师从不照本宣科,那些议论文什么的通常讲几个生词就过了,而讲到《红楼梦》或者《水浒》,他能一个月半个月的讲,当然,不仅限于课本里那些内容。我和这位魏老师关系不同一般普通师生,我可以经常去他家里借书,记得他家里有满满一墙的书让自己随便挑着看,有时候我选的书不合适他还会给一些建议,总之,这是和我关系最好也是对我帮助最大的一位老师。
高二有一天晚自习,魏老师从我座位旁走过,我忽然发现桌子上多了一本书,书名是《历史人生纵横谈》,我记得很清楚当时魏老师并没有说什么,只是把书放我桌子上就走了过去,所以当时我即会意这应该是本好书,没错,这是我读南怀瑾的第一本书,那一年,我十六岁。

如果说对传统文化感兴趣是从金庸的武侠开始,那么南怀瑾则是真正引导自己去领略了中华文化之精彩博大,自己对历史、对国学的兴趣也是从读南怀瑾始,也是从那时起,南师(大家对南环瑾的尊称)在两岸的影响越来越大,记得魏老师跟我说,南师在温州设坛开讲引得全国慕名者蜂拥而至一度导致交通堵塞,而自己很庆幸那时开始能对传统文化能够有所接触学习,对自己一生则是获益无穷。对于南怀瑾,大多的说法是南师“上下五千年,纵横十万里,经纶三大教,出入百家言”,我对这个评价非常认可,并且深以为:在这几十年中华文化断裂、传统坍塌之时,有南师这样振兴国学、传文化文明薪火之人,乃是中华之万幸。而于南师,虽然外界赞誉多多,也有些许蜚语,无非是指摘南师对典籍中某句的解释不对误人子弟什么,虽然我不能妄加猜测这些是否是嫉妒使然,但我知道的是,那些躲在家里做学问的“大家”,鲜有几个真的对中华文化之复兴、文明之重建有何大的建树,而南师播薪火于社会,启民智于大众,教弟子无数且设太湖大学堂以教幼才,奔波两岸播文化之种以复国学,以一己之力做到如此,才是真正的大师风范和大家所为。
昨日惊闻南师噩讯,痛惜不已,今生今世竟是再无机缘能得见南师一面,南师的逝世乃是当世之大损失。南师一生,奔波求学、文武双修、弃笔从戎、传道育人、复兴国学、促推统一...无一不是有益国家民族之事。一般人都只是读南师的书,知道他学问渊博,却不知他以个人之力,为助推两岸统一同样有过大贡献:南师曾被蒋经国排挤避嫌出走美国,后在李登辉执政之后留居香港,中共谴密使拜访南师,希望南师能借助人脉和自己的名望架两岸沟通之桥梁,后南师应李登辉之邀返台,终促成两岸重新会谈。然而,最难得的还不是这些,而是南师不求其名、急流勇退之境界,从南师在两岸复谈之后给两岸领导人写过的一封信中,我们可见其心胸和风范,信中说:

“我本腐儒,平生惟细观历史哲学,多增感叹。综观八十年来家国,十万里地河山,前四十年中,如阴符经言,人发杀机,天地翻覆。后四十年来,天发杀机,移星易宿。及今时势,吾辈均已老矣。对此劫运,应有总结经验,瞻前顾后,作出一个崭新好榜样,为历史划一时代之特色,永垂法式,则为幸甚!但人智各有异同,见地各有长短,一言兴邦,岂能望其必然,只尽人事以听天命而已。我之一生,只求避世自修,读书乐道了事,才不足以入世,智不足以应物,活到现在,已算万幸的多余。只望国家安定,天下太平,就无遗憾了。目前你们已经接触,希望能秉此好的开始,即有一好的终结。惟须松手放我一马,不再事牵涉进去,或可留此余年,多读一些书,写一些心得报告,留为将来做一点参考就好了。多蒙垂注关爱,宠赐暂领,容图他日报谢。”

南师以己之言、己之行,为众人表率,也让如我这等后生小子,会去思考未来修身、齐家、达济之事。曾经和某人说过:“如果以后有儿女,断不能让他(她)读什么劳什子九年制,一定是幼时送到太湖去读私塾、大了以后学现代知识就送到国外去读。”在米国读书的某人听后则深以为然,之所以会有这样想法,是因为世事多变,谁也无法保证下一代能在纷杂多变的社会中能够立身立行,唯一可以做的,是幼年时让他们能承续东方的传统,青少年时能学习西方的技艺,这样才最大可能中正其道、不走偏倚。也即是如南师所言:

“今天的世界惟科技马首是瞻,人格养成没有了,都是乱的不成器的,教育只是贩卖知识,这是根本乱源,是苦恼之源。只有科学、科技、哲学、宗教、文艺、人格养成教育回归一体,回归本位,均衡发展,才有希望。”

所以,国学于中华民族之重要,不仅是文明复兴之必须,亦是安身立命之必要,而若非南师,多少人未必明此道理,所以如我愚钝者,能少年之时始读南师,今每每想来,实觉侥幸——侥幸即是能遇到魏老师这样的良师益友,能有机会从南师的文字中受教。
听闻南师仙逝消息,遂想文以纪之,然而只言片语,不足以纪念南师之功绩;涂鸦数行,不抵从南师处获益之万一。南师虽去,理念精神却会永存,想日后终有中华复兴之日,其中亦有南师薪传播种之贡献,九泉之下,南师当可瞑目矣。
——谨以此文字,纪念南怀瑾先生。

来山西怎么说都要来趟五台山,不为爬山,只为一探虔诚。

五台山最具代表的两个地方, 一处是五爷庙,另一处是黛螺顶。

五爷庙之所以广受青睐,吸引着全国各地游客慕名探访,全因为它真诚的回馈。诚是双向的,你以诚待人,人才会以诚待你。黛螺顶以其“灵验”著称,因而常年香火不断、游客络绎不绝。要想拜五爷,早起是免不了的,如若真是有心人,这点困难又算得了什么。许多人凌晨三点就已启程,为的就是求一炷早香。

环境就是一块魔法石,能让身处其中的人情不自禁地被周围的气氛所感染。当身陷于如此肃穆静谧的环境下,顶礼膜拜之情油然而生,好像整个人被一种无影无形的强大力量笼罩着,内心行善的潜力突然被激发。人们不由地觉得内心有一种莫名的冲动,觉得自己冥冥之中是相信着什么,觉得能隐约听到几声福音在呼唤,不禁骤感大千世界之玄妙。

来这里烧香拜佛的人都很虔诚,站在菩萨眼底,人心就变得透明了。他们每一个步骤都小心翼翼,深怕走错了流程对佛祖不敬,每一个动作都很到位,真挚之心不言而喻,寄托了各种美好的祝福。扑朔、跳跃的火苗,寓意着佛祖们对虔诚的拜佛之人的回应。一句句真挚的愿望就在迷离的火光中被传递。

要至黛螺顶,必登大智路。大智路全程1080个台阶。沿途景色旖旎,越至高处视野越开阔,待爬到黛螺顶,俯瞰山下景色,更是一切尽收眼底,大饱眼福。

比起风景,沿途形形色色的人更是吸引我的注意。一个“诚”字将四面八方的人们聚集在此,用最真诚的方式——踏踏实实一步一步地行走,来彰显这个“诚”字。沿途有佛教信徒,他们一步一拜、三跪九叩。还有拄着拐杖的残疾人,他们扭动着身躯,艰难地前行,虽行动不便,但目光坚定。还有年逾古稀,满头银发,步履蹒跚的老年人。从沿途这些人的身上,不仅看到了虔诚,也看到了坚定的信念与执着的心。或许,这就是大智路名字的意义所在吧。

在五台山,有很多崇僧敬佛的人,他们不远万里来到这里,有的为了能参悟佛理,保持心境平和,在风波四起的现世中,行云流水的过此一生。有的是对往昔犯下的错误心有愧疚,来此求得宽恕,寻找善的本能。有的只是因为常年劳碌奔波,在此贪得一静。无论如何,在这隔绝喧嚣与嘈杂之地,总是值得好好享受心性的宁静与秀美的风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