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4月

一座城的沉默与生俱来,如果她埋有太多前朝的旧梦。
我的梦境也在这座城里,因而这趟旅程能够成行,意义非凡。于我而言这里就是历史本身,商周以前盛唐之后,再没有想要触摸的痕迹。

城外的兵马俑、汉阳陵、乾陵,城内的陕博、碑林、明城墙,再加上乱逛的钟鼓楼、大雁塔、回民坊、书院门。不过那么几天时间,不过那么几个去处,说来也简单。
至于混乱的公交站牌,难等的旅游专线,逼仄的县城大巴,都可以暂且不提。
再比如原本日夜颠倒的人每日清早七点动身,从来一步路也不愿多走的人被迫步行到脚肿,这些都可以算得上旅行的折磨与乐趣。

最难忘是去到城外西线那一天。换乘不知道多少次,被丢在荒郊野岭,入眼只有田埂与黄土坡,还有偶尔骑着摩托经过的村民。靠着Google地图辨识方位,终于看到一片稀稀疏疏的油菜花尽头巨大又空旷的建筑。走近发现那是汉阳陵的宗庙遗址,站在一片千年的萧瑟中央,天地之间只有一人的感觉,难以言表。
当天临近傍晚从咸阳到乾县在绝望中一路颠簸终于抵达乾陵时,顺着一条阔然大道拾级而上走向无字碑,大道两侧在文革中被打断了头颅的石像,山下被映在日落的巨大光影下的村落,这样一幅光景又再次让人感到了天与地的苍茫。
秦始皇陵兵马俑自然也不得不提。最初的记忆是那一部《秦俑》,张艺谋生就长着一张活生生的秦俑脸,再加上李碧华素有的诡谲缠绵一烘托,导致我至今仍然相信千人千面的兵马俑全是用神秘古法活人浇筑而成。带着这样超自然还反科学的心情去瞻仰这上古遗迹,即使只是伸手越过护栏捻一捻千年前的泥土,都能一个激灵。

至于城内,住的那家青旅就在书院门一侧,金石玉器字画文玩真真假假随处可见,一出门就能望见碑林与孔庙,实在是个气韵悠长的好地方。
陕西历史博物馆是打早去的,国博都没见这么奢侈,历朝历代的珍品宝器摆放的密集程度快能赶上潘家园的赝品。最引人震惊的是那个何家村大唐珍宝特展,不过是从村子里挖出的两个陶瓮,竟然就能有数千件文物。即使只是看一眼镶金兽首玛瑙杯和葡萄花鸟纹银香囊,也值回票价。
碑林主人必定是个有收藏癖的奇人,把丛立如林的石碑规整到一处,可以整日赏玩。看到集王圣教序我尚能淡定,看到正在被拓的黄庭坚诗碑我也还算冷静,看到怀素和尚的千字文真迹我就冲动地选择买了本重刻拓本。
在古城墙上骑车兜圈的愿望每一日都落空,只在临行前的那一早上去步行看了看城下风光。可有一夜出去觅食从永宁门沿着城墙根走到了朱雀门又折返,这一段光影被踏碎的静谧路程已经足够我回味。

秦皇汉武,盛唐气象。昔时金阶白玉堂,即今惟见青松在。
你梦境中的长安城是黑白色,还是有一抹红?

周末傍晚躲被窝里看了一部爆米花电影。轻松诙谐又小小的感人,痛快的哭一场,然后来安静的写个字。虽然是一部消遣片,但是深感它把屌丝,女神,高富帅的形象刻画得丝丝入扣,当然稍微增加了一些戏剧的夸张成分。

女神很善良很可爱很真实。虽然表面上各种优秀,但是内心也一样藏着虚荣和妒忌,耍小小的心机和花招。面对毫无品位的大款可以保持优雅姿态,设计让屌丝死心时又显得腹黑势利。

在女神身边跟着一个人。那个人和她从内到外都格格不入。他们意外相识,她心疼他却怕和他太过接近。温柔时深夜为他端一碗面表示关心,任性时把他扔在马路中间开车徜徉而去。她从他那里获得自在的快乐。关心都出于真心,逃避和疏远也确实是害怕伤害他太深。在女神心里藏着另一个人。那个人,在所有人眼中与她是天生一对。他们相处六年却因为“意外”而错过。等待三年之后他最终回来了。控制不住的泪水,热烈的相拥相吻,她以为错过的婚礼和一辈子的承诺都将成为现实。然而却发现一切都变了。在没有他的日子里,她学会了自己生活,她把自己活得更加美丽优秀,自信独立。她以为自己心里还装着对他满满的爱,一切可以重新开始时,面对他的傲慢和自私,她犹豫了。

女神问高富帅,如果我们三年前的婚礼如期举行了,我们现在就是夫妻了,你说我们会幸福吗?”他说不知道,她也摇头说不知道。因为他们,从来没有为自己的幸福努力过。他们就是别人眼中的完美一对,就这样毫不费力的恋爱到自然而然的结婚。“然而那些不付出努力就得来的幸福,真的很不堪一击。”

刚开始觉得高富帅的“意外失意”桥段很狗血。直到最后剧情一转,他承认这其实只是他逃避婚姻和责任的借口。剧情没有交代三年中他做了什么,总之是他想通了回来了。凭借他和她的情感基础和他高富帅的魅力,他以为一切都可以继续。其实男人在以为自己是上帝是救世主可以主宰一切时才显得特别的幼稚。“不懂得尊重的爱必定不能带来幸福。”

屌丝其实不是个简单的屌丝。他能真正走入女神的生活,只是因为他真的欣赏她并且懂得她。他看得出她在社交场合极力的佯装,他为她设计出最适合她的演奏的座椅,他从她的一颦一笑中抓得住她不快乐的信号。“那个懂你的人,不一定是表面上和你最相配的人。”

以前你以为的爱情,是华丽演出一般给自己给别人欣赏的。现在你以为的爱情,是温暖到自己内心最深处的。他们说人一生会遇到两个人,一个惊艳了时光,一个温柔了岁月。那个惊艳时光的人渐行渐远了,等待着某个人懂得你,你也懂得他的人,温柔此生漫长的岁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