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日志 下的文章

迪士尼是黑子最期待的行程,所以头一天她就一直担心会下雨,结果老天爷很给面子的把这场雨推迟到了下午六点。走进这个可爱又梦幻的王国,我们这些大朋友也舍不得出来了。坐灰熊过山车时,我和黑子的头撞到了一起,一人鼓起一个包,两个人互相摸摸开心的大笑。米奇幻想曲、小小世界、反斗奇兵大本营还有最精彩的飞天巡游,我们在里面开心的玩了一整天,因为下雨没有等待晚上的睡美人城堡亮灯仪式和放烟火,算是留下了小遗憾。

将卡哇依进行到底的一天,当然要去功课里的查理布朗snoopy专门店,里面的布置和食物都可爱至极,但人家可不是徒有其表,味道也棒极了,推荐大家去,地点在尖沙嘴。

“曾虑多情损梵行,入山又恐别倾城,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仓央嘉措
纯洁神圣之地,不禁让人联想到当初仓央嘉措那种超凡脱俗却尘缘未了的真挚情怀,离天堂最近的地方,圣洁的令人神往且遥不可及,深深体会到六世达赖仓央嘉措,敢于突破世俗,敢于追求自己的真爱,却又无法抛却神圣的信仰,他被称为世间最美的情郎,做着最真的自己,对爱情的向往,对信仰的忠诚,那种异于常人的脱俗情怀,已是世人在凡尘彻悟后无尽的追求。。。我们无法成为圣人,因为我们都是凡夫俗子,但我们也在追求一种美好,单纯的美好。
这样的神圣之地,我们久久的期盼追求,渴望得到内心净化,灵魂的升华,让自己在有限的时间里感悟人生的真谛,让生命在短暂的时光里找到归宿,那些纸醉迷金的乱世旧物似梦似真,那些浮尘如烟的俗世如梦如幻,我们在虚伪的现实里寻找自己,也在最真的现实里丢了自己,一场轮回,一场旧梦,我们渺小的不过一粒凡尘,我们珍贵的却不过过眼云烟。。。
那佛光闪闪的高原,藏了多少世人的梦,可曾修得几世善行,历经多少岁月洗涤,空有一颗赤子之心,依旧三千烦恼丝,注定无缘的于此无缘,而始终不渝,渴求得到必然重获自由,我们虔诚膜拜至此,潜心修行,将自己的一切袒露无疑,将所有的罪过悔恨掏空,只为内心无过,只为得到无疑的宽恕,可是宽恕,不是自我宽恕?自我宽恕却无法宽恕,于是我们将自己交给了诸佛,也重新洗礼了自己,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方才大彻大悟后,静如青莲,清如莲心。
“一个人,需要隐藏多少秘密 ,才能巧妙地度过一生,这佛光闪闪的高原,三步两步便是天堂,却仍有那么多人,因心事过重 ,而走不动”,我们总将自己藏匿至深,然而烦恼蜂拥而至,无法得到心灵的解脱,却总诉说世人的罪过,把自己深深掩埋,把自己无奈禁锢,殊不知,这是自我折磨,有什么比快乐更值得呢?“世间事,除了生死,哪一桩不是闲事?”我们都懂,却也都不懂,不过一己执念,执念生悲,悲从心生。自寻烦恼,离天堂如此之近,为何心事重重,放下,皆自在。
“我问佛:世间为何有那么多遗憾? 佛曰:这是一个娑婆世界,娑婆即遗憾,没有遗憾,给你再多幸福也不会体会快乐,”我们总在向往自己未曾有的,却未在乎自己真正拥有的,活着活着,我们便把自己掏空,觉得自己似乎缺少许多,但未曾想过,或许你拥有的正是别人所向往的,你所挥霍的也是别人渴求的,人生,有得有失,得即是失,失即是得,我们不可能拥有一切,但也不会一无所有,珍惜所有的,因为总有一天,你拥有的也会离你而去,人生总在得失之间。。。
时光在弹指挥间,来不及挽留,凡尘俨然如梦,它来时,缘未尽,也不过是昙花一现,缘有缘无,如履薄纱,人去楼矣空,往事多悲欢,只有一己执念不悔从前,“抛却了信仰,舍弃了轮回”,我们在追求我们所向往的美好,却同时也舍弃了最真的自己,每个人都有信仰,每个信仰都弥足珍贵,我们没有忘记,只是不曾想起,我们没有摒弃,只是不愿割舍,我想我们依旧可以如初,也可以依旧追逐,或许遥遥无期,但无期亦有期限。。。
今生已多愁,来生莫悲切,命里无常,人生有期,在最美的天堂,做最美的自己,在纯净的圣地,寻找自己的净土。让心灵得以栖息,让灵魂得以归宿。

仲夜时分
你一人独坐长廊
转身一望
语笑嫣然
我便深陷在你唇齿里

午夜梦回
长灯湖畔
你我握手言欢
相谈互谅

却不料
一日离别
再遇无望
不见旧里风情
只盼他朝万种

1

看到什么会让你元气满满?

比如,太阳花,早晨的阳光,一场演唱会……

我看到水蜗牛,立刻能量爆棚。

前年,我家人来北京,李老和我带着家人去鸟巢玩。我们从鸟巢出来已经很累了,停在鸟巢前面的河边休息。那河水位浅,又没有任何遮挡,李老带着侄女下河摸小鱼。摸着摸着,鱼没抓到几只,却摸出大把水蜗牛。

反正养啥都是养,我们把它们都带回了家。

水蜗牛的繁殖速度快得惊人。每天都能看到鱼缸上又多了许多卵包。它们不是在啪啪啪,就是走在啪啪啪的路上。

不要想歪了,我喜欢它们绝对不是它们爱啪啪啪,而是它们为了啪啪啪,为了繁衍的任务,简直不要命。

在网上说,水蜗牛的繁殖速度快,一旦不小心带入鱼缸中,必须尽快清理,不然就再也无法彻底清除。

可在水蜗牛看来,清掉我又怎样,一个水蜗牛倒下去,千万只水蜗牛孵出来。不仅如此,水蜗牛还有较强的生存能力,无论是干旱、冷、热,它们都能生存下来。

我突然间就想,如果一个人能像水蜗牛一样,有着较强的专注力,又能抵御外界险恶的环境,这人一定非常强大。

2

在石家庄的时候,我认识一个姑娘叫小北。她是一个标准的女汉子。别说换灯泡,搬煤气罐,就是去农贸市场扛大个,也绝对是一把好手。

她那时谈着一个对象,对象家里很穷。穷到什么程度我不知道,只知道老家还是土坯房。她对象还有一个弟弟,土坯房将来都不是她的。

她爱他。为了能跟他在一起,过上更好的生活,她白天在电子城卖货,晚上在家做的手工活,早上四点钟起来去早点摊给人帮忙。

只是能干就完了吗?不,为了省钱,她一个盒饭吃两顿。因为干得活重,她工作时间长,如果她实在饿得受不了了,就在电子城的小超市里买最便宜的饼干吃,一包1.5元。每次买到饼干,她都特别幸福,幸福不是因为她能吃上几片,而是她能把饼干省下来,给他吃。

别人都说那男人好福气,能娶她这样的好老婆。

在当时环境中,一个打工者最大的机会是自己出去单干。她为了让他有自己的事业,拼命地“作贱”自己。皇天不负苦心人,她终于攒够了开店的钱。

店铺开张后,她的压力更大了。店才刚开始做,肯定客户不多。为了贴补亏损,她手工活和早点摊的工作都没辞掉。她白天除了要看店铺,还要了解她不熟悉的产品——鞋。

他对象给做鞋的老板打工多年,对鞋有一定的了解,可她不了解啊。为了学习,她每天在网上看各类关于鞋的信息、价格、厂家等。

她认为自己已经很努力,做得很正确了。直到她雇到一个好员工时,才突然发现,自己多年吃的苦并不值得,她其实可以过得更好。

3

店里生意越来越好,他们必须招销售员。为了省钱,他们招了一个从未干过的小丫头。那个小丫头肯努力,每天一门心思研究鞋,学做销售。一个月后,小丫头的业绩突飞猛进,不仅能拉来客户,还对市场上各家鞋了如指掌。

第二个月,她在市场上就混熟了,有几家温州的老板出高价想挖她过去。小北为了留住她,只能给她加薪。后来,小丫头的薪资一涨再涨。

在大规模的批发市场上,根本不缺有钱的大老板和厂家。一年后,小北去了温州,成了某个鞋厂的业务员,每个月薪水过万。

小丫头走那天,小北跟我感慨,她当时打三份工,工资也不过3000元。她苦苦干了两年,工资才长到3500元。而小丫头只做了一年,就从一个月薪1000元的普通销售员,成为了销售精英。

小北说,如果我当时花心思,只做一件事,跟这个小丫头一样,或许我不会那么辛苦。

那时,小北的感慨我并不懂,因为我也是她这样的人。

我起初写作时,本来想以故事为主,有一个老师跟我说,写故事稿费高,但很难找到出路,你在市场上见过几个故事大神,故事界少有大众叫得出来的名字。为此我放弃了写故事,跟他写散文。后来我又遇到了一位老师,他说,你们要学习写短篇小说,短篇小说写好了,将来才能出版长篇小说,然后我就又学习了短篇小说。后来,我又遇到了一位老师,我本想短篇长篇一起写,老师狠狠地痛批了我。

她说,你写作这么多年,没有成绩难道没有反思过吗?你在一个领地扒啊扒,好容易扒出点眉目,就立刻转战别的领地,于是,又重新开始扒啊扒……

她说,你跟着我学习,必须选择一种,认真、踏实地学习下去。你应该专注起来,而不是像个八爪鱼,东一下西一样。

老师一番话,醍醐灌顶,我这才明白了当时小北的话。

我们总是认为,为了生活多打几份工就能赚钱,岂不知打了一辈子也打不出名堂;我们总是认为,多学总没坏处,可看了那么多书,仍然没成为专家;我们总是认为,一个人可以应付几件事,但往往一件事都没做好……

在一次演讲中,《罗辑思维》的罗振宇说:“我们要像植物一样,把自己载在泥土里向上生长。而不是像一个动物一样,习得各种捕猎技能去觅食。”

要我说,我们应该像水蜗牛一样,为了生存,为了繁衍,不停地努力。为了完成使用,不怕冷、不怕热、不怕干旱。

我们还有使命,不能放弃;我们想要做好,必须专注。

很久不写博客了,就像是晚上和好朋友们去干锅居吃饭的时候大家说很久不写微博,很久不来这家吃饭、很久不健身、很久不恋爱一样。
每一个时代总是会被这样那样的道理束缚着、改变着,而命运似乎永远都在时间的河流里随波逐流;每一个人都以为自己是可以掌控命运的时候,命运何尝不是一直在和你开着这样那般的玩笑。

以前去拜佛会许个愿望,现在拜佛只图一个平安,只有人还在世,那一切都是好的。不过是一场恋爱、不过是一本书、不过是一杯酒、不过是一份工作……所有人世间的事情好像都可以用不过来形容,而这千万次的不过,让你有时候在想,到底什么才是幸福呢?
老同学很久没有找我聊天了,大概有一年多的时间,这一年多的时间里我们互不联络,也不知道彼此过的好或者坏,只是我觉得他过的不好,他觉得我过的好,仅此而已。不和同学联系一定不是从我这个同学开始的,是所有的同学都未曾联络,我不是一个可以一直挂念一个人的人,放在心里就好,见了面还是兄弟,喝杯酒,叙叙旧。聊起来的时候,还是没有话聊,也不奇怪,大家毕业都十年了,这十年里我们一直都在变,只有名字和那七年的同学情谊不曾变过。

同学是个老实人,读书时候和我一样成绩不太好,逃学玩电脑,抽烟喝酒样样都做,只是我们唯一的区别是我家境不好,他比较没有负担.记得那个时候我在他的那个城市寄宿读书,而他呢经常就帮忙带一些我的脏衣服回去洗,带点好吃的来学校,最穷的时候2块钱一起吃个早餐,然后毕业后他父亲送他去北京读书,军训太苦就受不到逃了回来。礼金收了,酒席办了,人回来了,他父亲傻了,后来我不知道他有没有挨打,只是喝了不少酒,他说说真的呆不下去了。
还记得那个9月的夏天,他父亲领着他去了我们大学,就这样花了钱,走了关系,我们又成了同学。我这位同学踢球不错,那些年我也跟着看了些,后来发现实在兴趣不大,整个大学几乎都是半读书,半打工以及半旅行。偶尔回到学校,也借些钱他,或者一起喝个酒,友谊就是这样被耗尽着,她女朋友是我老乡,人老实和善良,从高中到大学再到现在成了人母,这些年,几乎没有见过面,只是前年回家去了他家看了嫂子和儿子。父亲得了癌症,母亲退了休,全家人的重任都丢在了他的身上,有其他同学来跟我说,他任何人都不联系,不知道怎么帮忙。前年,得知他去广东开了个小饭店,开饭店自然不是个轻松活,只能拜托广东的朋友偶尔去光顾一下,除此之外就再也没有联系了。那日在网上遇见,我问怎么都不联系的,我同学说因为混的不好,不太有脸联系我,当时我觉得很生气,同时呢,也很难过,这种难过是因为我第一次觉得因为经济社会关系,一个你觉得很重要的朋友会像电影里那般不联系你。我就和他说,也许呢,我现在物质上比你好一些,但是我的精神远不如你,你看你有了妻子、有了儿子有一个稳定相爱的家,这是一种稳定的幸福,可能物质上少了一些,但是精神是幸福的。说完,他说我就尽拿一下大道理忽悠他,然后说听说我出了书,邮寄一本他看看吧,二话没说,寄了。

于是在这几天的时间里,我在想一个问题,是啊,他是幸福的,可物质是贫乏的,物质的贫乏是不是真的会改变幸福的指数呢。就着这个问题那日和另外一个上海的哥们饭局讨论起来,最后几乎要到吵架的地步,他认为我说的物质太过看重了不好,幸福不能用物质来衡量,可是如果你连给自己宝宝买一罐进口奶粉的机会都没有,家里吵到揭不开锅的时候,那物质重要吗?幸福又是什么?
不过写到这里,我依然坚持我的观点,物质富裕不代表幸福,但是精神富裕,很大原因不能不受物质影响。有钱的人很多,他们也不幸福,两千块月薪有两千块的烦恼,两万块有两万块的烦恼,可是如果可能的情况下,为什么不能再努力一把,起码让家人感觉是幸福的吧,而终究结果,是不是我们缺少了某种信仰?

我不知道是不是成长环境的原因,我上海的朋友自然是无法体会那种吃一周泡面吃到吐,年薪三四万养活全家的概念。而在我的老家,这样的现状实在太多太多,每一次离开我总是觉得自己庆幸,庆幸的是我曾经那么样苦了过来,所以现在不管多么苦,我不再觉得是苦,因为苦不过那会。
聊天最后我和我同学说,人不会一直的不好也不会一直的不好,所以,偶尔还是常联络吧,情谊在,人还在。